蓂轩鸭。

如果可以,能做朋友么?


叫我蓂轩就好啦
是高中狗,只会在假期出现
开学后会偶尔诈尸
所以日常有剧情没时间写【瘫】

是个话废,但是非常希望有人能和自己聊天——超喜欢评论和私信der!!!

有个美丽画绑,是我帅气言哥
@言子

all安注意!ABO!(一)

*注意!all安!!!!!!洁癖慎入算了还是别入了

*非常非常非常ooc!

*是abo世界观!

*一个安迷修睡个觉莫名其妙穿越到abo世界的一看就是强行all安的故事

*晏晏晏!!!

总档及设定



“今天闹钟怎么没有响。。。。”安迷修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一边揉眼一边查看时间。“现在已经八点四十了。。。。”


。。。。。。。。八点四十????


安迷修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


哇啊啊啊啊迟到了!!!!!!

安迷修一边披着衣服一边夺门而出。

早上是丹尼尔的课啊啊!




风掀起一旁日历的一角,下一页上赫然用红笔标注着:


发情期。


——————————————————————


“报告。”

在门外做了几个深呼吸后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同学的目光齐刷刷的投过来,这让从未迟到过的安迷修感到很是窘迫。


“安迷修?”丹尼尔看起来有些惊讶,“你怎么来了?”


“。。。。。?”安迷修显然还未反应过来,自己有请过假吗?


丹尼尔急急走下讲台,俯身在安迷修脖颈出轻嗅,安迷修不适应的微微缩了缩脖子。



没有味道,是学校的记录出了问题吗?

丹尼尔起身盯了安迷修一会,侧身让出了道路:“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



“安哥,你不是去走亲戚了吗?”金偷偷地用笔戳了戳安迷修的胳膊,小声说道。


“我没有什么亲戚啊?”


“那为什么丹老师一直说——”


“好了金,”安迷修强行将金的头掰向黑板。“有什么事下课再说。”


“安哥笑起来真好看。”这样想着,金对着黑板嘿嘿笑了起来。


笑得丹尼尔一脸莫名其妙。



但是安迷修这边状况却不太好,自从进了班级,身体从未有过的异样让安迷修很是不适。


先熬到下课再说吧。

安迷修攥紧了手中的钢笔。


——————————————————————————


一下课,前桌的雷狮转过身,一股烟草的气息扑面而来,袭卷了安迷修整个神经。


“你吸烟了?”安迷修厌恶的皱眉,想要站起来却双腿发软,一个脱力坐了回去。


“安迷修你傻的吗?”雷狮一脸诧异。“这是我信息素的味道啊!”


信息素?那是什么东西?

我今天上学方式不对吗?


“安哥你忘了吗?”金兴致勃勃的把头凑了过来。“我的信息素是太阳花,格瑞的是雪松,雷狮是烟草味的,你是beta——”

金突然停顿,不可置信的望着安迷修。

“你刚刚说。。。你能闻到烟草的味道?”雷狮危险的眯起眸子,站起来逼近了安迷修。

雷狮同桌的格瑞沉默中开口:“。。。beta是闻不到信息素的。”

气氛突然压抑,面前的三人神色复杂起来。


“安哥。。。”金艰难的询问道。“你一直在装beta?”


为什么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安迷修一脸蒙。


是不是装的。。。试试不就知道了!

像是约定好了的,雷狮和格瑞信息素一齐释放,但又都有明显的收敛。


“唔!”alpha强势的信息素碾压着Omega的神经,安迷修眼前一黑倒在了金的怀里。

与此同时,从一开始便寡不可闻的兰花*香气突然浓郁起来。


三人眼神同时黯了黯。


心悦之人,是个Omega。


————————————————————————


下节体育课的原因,其他人都已经下楼,空旷的教室正上演着四个人的修罗场。


长期抑制又被两个alpha催情的身体可不是闹着玩的,从未有过的阵阵热浪灼烧着仅存的意识,安迷修倚在金的怀里,吐出的阵阵热气搔着金的耳廓,无意识的呻吟撒娇似的,惹的金一下红透了脸。

“安哥你没事吧。。。。”


“金,你先去医务室申请抑制剂,这里我看着。”格瑞一把将昏昏沉沉的安迷修拉进自己的怀里。



“我不去。”

“你TM放开他!”



金和雷狮异口同声,紧紧盯着格瑞怀里的人,抬头再投向格瑞的眼神不免恨意。


“您怕是要乘人之危吗?”


“别用你龌龊的心思往我身上安,雷狮。”


“那您怎么不去呢,道貌岸然的格瑞大人?”雷狮阴着脸笑,身边的信息素又浓了几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格瑞护紧了怀里的人。“这里能压制你的人只有我。”

“更何况他变成这个样子多少也有我的原因。”

“所以,不会让你伤害他的。”



雷狮又逼近了几步,可视的电流在身上流窜。

“那又怎么样,白痴骑士他只能是我的人。”

“放开他,这是最后通牒。”



“绝对。。。。。”

“绝对要保护好他。。。”

刚刚一直垂着头的金小声的呢喃,黑色的箭头在背在身后的手心出现。


与此同时,这一班信息素的异动也吸引了学校其他部分学生的注意。



——————————————————————————————

*兰花香味最淡却又最好闻


下篇预告:

“能看上他也算你有点眼光,不过渣渣,你不配碰他。”


“大哥,只有这个人,我不能听你的。”


————————————————————————————




写着写着感觉安迷修像玛丽苏文女主正想弃突然想到

安哥大腿内侧的绷带 
安哥很像男友衬衫的偏大的衬衫 
安哥的小红鞋


emmmmmm

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么下面我是开车

还是让学校开车送安哥回家呐

都快开学了你闭嘴吧


下一篇这里all安注意!ABO!(二)

再下一篇这里!!all安注意!!(三)

评论(41)
热度(836)
© 蓂轩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