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轩鸭。

如果可以,能做朋友么?


叫我蓂轩就好啦
是高中狗,只会在假期出现
开学后会偶尔诈尸
所以日常有剧情没时间写【瘫】

是个话废,但是非常希望有人能和自己聊天——超喜欢评论和私信der!!!

有个美丽画绑,是我帅气言哥
@言子

雷安,题目被我当狗粮吃了

*雷安同居已久,ooc

*我他妈今天被狗粮噎死了写文章报复社会

*反正雷安的狗粮我吃的心甘情愿


今天空中微微飘着小雨,楼前本就不宽的街面更加拥挤起来。

将公司事务简单的交代给了卡米尔,雷狮站在公司的高大的落地窗前犹豫了好久,还是拿出了角落里的雨伞。


人行道的行人要少很多,雷狮撑着伞急急地走着,踏起来的积水飞溅,惊得经过的人愤愤避退到一边没好气的咒骂,而雷狮只是又加紧了步伐。


呼。。。。。没想到还是迟到了。

雷狮站在门前放下手中的雨伞,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

虽然只是五分钟,可那个家伙又会嘟嘟嚷嚷什么骑士道的守则吧?


雷狮无奈的叹口气,又忍不住微微扬起了嘴角。


如果又这个样子,就扑上去封住他的嘴好了。。。。

真是个烦人的家伙。



屋里面光线很是昏暗,还没有回来吗?

这可不是他的作风啊。

雷狮小心的将雨伞放到门后,径直向卧室走去。


。。。。果然在这里。


雷狮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靠近了安迷修。


安迷修好像是睡着好一阵了,那只平时就喜欢粘着他的小猫也静静的睡着,任由安迷修将他抱在怀里。


也就这个时候安静了。

雷狮轻笑着俯下身去,撩起安迷修额前的碎发轻轻的落上一吻,嘴角还带着夏天雨季所特有的湿意。

“我回来了。”


“快起来吧,今天说好了要出去呢。”


安迷修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小猫喵呜一声跳下床,到墙角又窝了下去,眯缝着眼睛看向这边。


雷狮转身正想要离开,衣袖突然被人拽住,一回头便猝不及防撞入那人的眸子里。


“领带歪了。”

安迷修低着头,认真的整理雷狮的领带。


雷狮尴尬的站在那里,任由安迷修将自己的领带解下来重新戴好。



雷狮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的睫毛很长很密,像是古欧洲宫廷美人拿在手中的精巧的小扇。

那双修长的手在布料间来回穿梭,仔细看能够注意到虎口处的老茧。必要的时候,也是这双手举起双剑,刀刀见血。


安迷修后退几步,歪着头端详着雷狮。

“这样看起来,倒是也不赖嘛。”


“出门吧。”




雨似乎是小了些,因为是七夕,路上成双成对的身影多了起来。

雷狮和安迷修并肩走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东看西看,共用的围巾传来彼此的暖意。


“喂,那个吃吗?”雷狮用手肘撞了撞安迷修。抬起下巴示意安迷修看向街对面。


“恶党。。。。”安迷修哭笑不得。“在下不是小孩子了,怎么会吃棉花糖这种东西。”


“算了吧,你刚刚明明一直往那里看。”雷狮半嘲笑的望着他,盯得安迷修低下了头。


“那好吧,你小心。”




“猜猜我是谁?”

正在安迷修愣神之际,一只手从背后蒙上了自己的眼睛。


“喂喂。。。。!!”安迷修伸手把它掰开,“您贵庚啊!!”


“玩玩不行吗?”雷狮松开手,将手里的棉花糖递给他。


“怎么这么大的,我吃不完怎么办?”


“没关系,”雷狮笑盈盈的望着安迷修。“大不了本大爷帮你一起吃啊?”


“你。。。!!”安迷修气的涨红了脸,用手指着雷狮 噎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雷狮握住安迷修的手指,调笑着靠近。

“现在了还害羞啊?”


“我!。。。你,你离我远点你这个恶党!!”

安迷修退后几步,将脸藏在了巨大的棉花糖后面。


不过。。。。。。。。手没有收回去呢。

雷狮满意的眯着眼睛。




昏黄的路灯下,安迷修拉着雷狮站住了。

“不知不觉已经很晚了。”


“是啊,你想回去了?”雷狮偏头望着自己的恋人。


“。。。。。也不是很想。今天真的挺开心的。”安迷修抬着头。“谢谢你啊恶党。”


“明年还一起吗?”雷狮转身对着安迷修掰正他的肩膀,认真的盯着他的眸子。


安迷修愣了一下,噗嗤笑出声来。


他用手勾住雷狮的脖子,踮脚吻了上去。

“这一辈子我都陪着你。”

“恶党。”







评论(5)
热度(106)
© 蓂轩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