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轩鸭。

如果可以,能做朋友么?


叫我蓂轩就好啦
是高中狗,只会在假期出现
开学后会偶尔诈尸
所以日常有剧情没时间写【瘫】

是个话废,但是非常希望有人能和自己聊天——超喜欢评论和私信der!!!

有个美丽画绑,是我帅气言哥
@言子

all安!!!all安!!!all安!!!注意!!!

偏雷安

是皓白欢脱向的点梗ww虽然好像没写出修罗场

 @渣皓白 


——————————————————

一时间,花吐症在凹凸大赛盛行。

 

“还好我没有事。”安迷修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现在大赛进行到最后阶段,留下的基本都是排行榜前几位的强者,若是在这种时候得这种奇怪的病,就意味着落后————

 

意味着死亡。

 

 

今天是花吐爆发后第七天,不出意外的话,会有部分减员。

 

 

安迷修正像往常一样在刷着积分,骑士的直觉告诉他有人靠近,而且不止一个。

 

这个时候居然还能遇到这么多参赛者,安迷修想了想还是躲在了树上。

毕竟能留到现在的人实力都不可小觑。

 

窸窸窣窣的拨开灌木的声音越来越近,几个人钻了出来。

格瑞,金,嘉德罗斯。

 有些麻烦。。。。。安迷修握紧了手中的双剑。

 

 

“。。。。。。下来吧,渣渣。”嘉德罗斯抱着大罗神通棍倚着树说。“我们。。。应该都是来找你的。”

 

不愧是第一。

安迷修认栽,乖乖的从树上跳下来,与树下三人形成一个很诡异的包围圈。

 

“。。。。。安迷修。”格瑞面色惨白,看起来也得了花吐症。“我的花吐是曼佗罗。”

 

“。。。黑色曼佗罗?我也是啊。”

 

“我也是。”

 

三人惊讶的互视一眼,低头小声笑起来。

 

“没想到大家都一样啊。”嘉德罗斯收回手中的大罗神通棍。“反正今天结局都一样,就放过你们好了。”

 

金与格瑞也闻声收了技能,沉默着坐在了地上。

 

安迷修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好试探着发话打破僵局。

“那个。。。你们来找我干什么?”

 

“安哥你的情商怎么比我还低——唔!”

金突然捂着嘴咳了起来,带着血丝的黑色花瓣从指缝间溢出,晃悠悠的飘落。

 

安迷修急忙上前,一边轻拍金的背,一边想要伸手去接,但那花瓣只是穿过了手,悠悠的落在地上,倏忽间就消失了。

 

“怎么回事。。。。”安迷修一下呆住了。

 

果然啊。。。。

金看着安迷修错愕的表情,微笑着闭上眼睛。

与此同时,他看到自己的指尖在阳光下似乎变得透明。

 

 

“用不着惊讶,渣渣。”嘉德罗斯也倚着树滑坐在地上。

“我们都一样。”

 

“来这里,只是想问清楚。”

“你。。。喜欢谁。”

 

喜欢谁?

 

安迷修怔住了。

 

骑士守则最后一条,我发誓对自己的爱忠心不渝。

我喜欢谁?

我又对什么忠心?

 

三人只是静静的等着,身体渐渐透明,分离崩析。

 

 

金硬撑着站起来,伸手从后面抱住了安迷修。

“安哥,虽然我明知道没有什么下辈子。。。”

“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再迷路了。。。”

 

“我啊,要早一点遇上你。”

 


怎么会这样。。。。

 

安迷修咬住颤抖的下唇,强迫自己不哭出声来。

身后的温暖正在流失。。。。

 

怎么会这样?!?!

 

嘉德罗斯睁眼看了看这边,又偏过头去。

“渣渣,你哭起来丑爆了,还不快擦掉。”

 

 

 

一时间,四周是震耳欲聋的安静。

三人的身躯化作点点光斑,随风而逝。

 

 

“喂,安迷修。”

格瑞的声音从空中传来,安迷修急忙抬头找寻,而天边只有层层黑云堆积而来。

 

“雷狮的花吐,与我们不一样。”

 

“你。。。去找他。”

 

。。。?!!

安迷修挣扎着爬起来,疯狂的向他们二次相遇的断崖跑去。

 

在那里,一定在那里!

 

一定要等我!雷狮!!

 

————————————————————————————


黑云已经堆积到头顶了。

安迷修喘着粗气停在了断崖下,抬头望向雷狮。

 

“你来干什么。”雷狮背对着他,他的声音在呼呼的风声中听起来很是模糊。

 

“我。。。。”

安迷修一时语塞。

对啊,我来干嘛,他死掉不是更好吗?

 

雷狮转过身,从断崖上俯视着安迷修。

“喂,傻逼骑士。”

“你知道我的花吐是什么吗。”

 

“什么?”

 

“腊梅。”

“坚强、默默无闻、无私奉献。。。。这点倒是和你蛮像的。”

 

。。。。。。。。

“那。。。。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当然了。”雷狮笑。

 


“那,那你为什么不去找我!!!”

得到意料之外的答案,安迷修有些震惊的抬头。

 

“正是我也喜欢你。。。。”

“才不会找你啊。”

 

话说完,雷狮就笑着站起来。

 

“所以说你就是个傻子啊。”

 

 

大雨倾盆,雷声轰鸣,一道闪电劈来,一时间整个世界都是刺眼的白。

 

—————————————————————— 


当安迷修又抬起眼向上看去时,断崖上已空无一人。

 

破碎的腊梅花瓣飘落下来,安迷修张开手,那花瓣便安安稳稳的停在手心。

没有落下去呢。

 

安迷修颤抖着打开终端,只见存活人数四个字下只剩一个刺目的数字

                                               1

 

安迷修张了张嘴,想笑,却发不出声音。

 

小小的黑色花瓣从嘴边溢出。

 

是曼佗罗。

 

———————————————————— 


“参赛者安迷修,恭喜你赢得了凹凸大赛,现在你可以向创世神提一个愿望。”

 

“不能让大家复活,对吗。”

 

“是的。”

 

“那。。。。请治好所有的花吐患者吧。”

 

“我?”

 

“我就不用了。”



————————————————————————————

*黑色曼佗罗,:绝望的爱、不可预知的爱与死亡 

*腊梅:纯洁、坚强、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类似骑士精神吧

*与自己两情相悦的人能够接住花瓣,不是则触不到



评论(7)
热度(300)
© 蓂轩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