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轩鸭。

如果可以,能做朋友么?


叫我蓂轩就好啦
是高中狗,只会在假期出现
开学后会偶尔诈尸
所以日常有剧情没时间写【瘫】

是个话废,但是非常希望有人能和自己聊天——超喜欢评论和私信der!!!

有个美丽画绑,是我帅气言哥
@言子

all安ABO(六)

*all安all安all安注意!!主雷安

*是ABO虽然看不出来!!

*又添了一点儿所以删了重新发【还是很短


总档及设定

————————————————————————



“埃米,你知道我没有小看你的意思!”

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得体,安迷修急忙出言挽回。



“安迷修!!”

埃米突然回头朝安迷修吼道。

“为什么你都已经这个样子了还要管别人啊!”



莫名其妙被吼了全名的安迷修有点蒙。

“为什么。。。?”


不是说过了吗?”

安迷修低低的笑起来。

“因为我是。。。”



“因为他就是个傻逼啊。”


——————————————————



雷狮显然是直奔过来的,此时正扶着树喘着粗气。


安迷修收回一刹那的惊喜,隔空对雷狮翻了个白眼。

果然不管哪个世界的雷狮都很欠揍啊。。。



“还有你。。。”

雷狮走过来,把目光落在埃米身上。



埃米仍护在安迷修面前,抬头警惕的看着雷狮。


“。。。你做的不错。”



埃米愣住了,一脸诧异的望着雷狮,雷狮却不再看他,挑眉看向埃米身后的安迷修,嘲讽的扯起了嘴角。

“怎么了傻逼骑士,我才掉线一会怎么就把自己弄成这样了?”



不过还好没有什么大碍。。。。

雷狮在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与你何干,恶党。”

安迷修没好气的扭过头去。



“当然了。”

雷狮笑起来。

“你死了也和我没有关系。”



“不过。”

突然出现的雷神之锤带着霹雳的电火花直击向树下的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堪堪的避开,身后的大树刹那间被击断。

“有些帐我需要和这个家伙算算。”



“他的手臂上有灼伤。。。。”

雷狮对着嘉德罗斯举起了雷神之锤。

“你要为此付出代价,嘉德罗斯。”



“好啊。”

嘉德罗斯危险的眯起眼睛。

“那就来打个赌吧。”

关于这个家伙的所有权。”


——————————————————


“我就说吧格瑞,跟着雷狮准没错的!”

金躲在墙角探头探脑,兴奋的招呼着身后的格瑞。


“。。。。格瑞?”



他眼睛里一刹那的光不会是作假的。

如果是自己的话,安迷修也会露出这副表情吗。


格瑞的眼神黯淡下去。


“哎哎哎格瑞你干嘛走啊???!!安迷修就在那里啊!”



是的,和雷狮在一起。

格瑞自嘲的笑笑,加快了脚步。

“我知道。”



“知道你还走啊!”

金跑来扯住了格瑞。

“还不去帮忙!”



“雷狮已经在那里了!”

格瑞咬咬牙甩开了金,低头吼道。

“我们还去干什么啊!”



金被从未见过的格瑞吓呆了,松开了抓住格瑞衣袖的双手。



“。。。。但是我还是要去的。”


“因为他需要我啊。”



格瑞沉默的看着金转身跑回去,暗暗的握紧了手中的裂斩。


“正因为是他啊。”


————————————————

“金?你怎么来了?”

安迷修一把接住金,小心的放在地上。


“这不是担心你吗~”

金抱住安迷修讨好的蹭蹭,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抬起头。

“对了!安哥你现在好点了吗!!”


“没事啦!艾比小姐给了我。。。叫什么抑制剂?我现在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啊啊安哥快躲开!”金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安迷修还没有做出反应,雷狮突然闪现在安迷修身后,硬生生的接下一击。



“你们这群弱鸡能不能闪远点啊!!”

雷狮偷偷伸手拭去嘴角的血迹,背对着安迷修喊道。


安迷修本想要反驳,却被一阵浓郁的烟草气息呛得头脑发昏。


埃米察觉到安迷修不对劲,立即反应过来对着二人大吼道:“安哥刚刚恢复,你们不要再刺激他了!!”


雷狮拭血的动作一滞。

怎么忘了这回事?



嘉德罗斯在空中笑的猖狂:“真是可惜啊。”

“因为不能释放信息素而不敢使出全力的你,怎么和我比呢。”




——————————————————

下篇:


“游戏越来越有趣了。”



“老姐你怎么跑来了!!!”


————————————————————

高中太可怕了

我现在自己的设定都忘了














评论(22)
热度(453)
© 蓂轩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