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轩鸭。

如果可以,能做朋友么?


叫我蓂轩就好啦
是高中狗,只会在假期出现
开学后会偶尔诈尸
所以日常有剧情没时间写【瘫】

是个话废,但是非常希望有人能和自己聊天——超喜欢评论和私信der!!!

有个美丽画绑,是我帅气言哥
@言子

安迷修每天都在掰弯直男

题目是在胡说八道

all安向!!!注意慎入!

写的非常垃圾而且非常ooc!!!

是糖 @皓白 

————————————————

 

                                            1入学式       嘉安

嘉德罗斯刚入学开学典礼的时候,天飘着小雨。

还是千篇一律的领导发言,嘉德罗斯窝在椅子里垂着头,有些发困。

少年清亮的声音带着初夏的湿意撞进他的耳朵,嘉德罗斯莫名的寻声抬头向主席台望去。

隔着薄薄的雨帘,学长柔软得像影院的大屏幕上印下来的棕发被雨水打湿贴在额前,那森林般漂亮而温暖的碧色眼睛在雨中更是清澈,隐隐的,像有光。

 

。。。学生代表吗?

嘉德罗斯直起身。

“他叫什么?”

 

                                         2 第一次打招呼     瑞安

 

格瑞一向不喜欢和别人打招呼。

他平时总是冷着一张脸,除了他的那个发小,似乎别人总是对他敬而远之——他不在乎,这样也许更好。

 

今天格瑞像平时一样站在天台边发呆,一个人从他身后的楼梯也爬上了楼。

 

“。。。。。。你好?”

安迷修没有料到这里也会有人,有些尴尬的站在一边。

 

“。。。。。。”

格瑞偏过头看着他。

 

风吹起安迷修的头发,阳光在他棕色的发梢间跳跃,在睫毛下投下长长的阴影。

这个人笑起来好傻,但是好像和自己发小给自己的感觉并不一样。

 

“你好。”

 

 

                                        3 成为并排邻桌       雷安

 

安迷修没有料到自己的名字又和雷狮排在了一起。

 

“我怎么这么倒霉又和你同桌啊!”雷狮甩着手中的书包走进教室,看向安迷修的眼神满是不屑。

 

“喂喂喂,该抱怨的应该是我吧?”安迷修用右手捧着脸,一边转笔一边有些不满的抬头,“上课还要帮你看着老师。”

 

 

“不过啊,还是请多指教,恶党。”

安迷修没有再看雷狮,偏过头,嘴角是掩饰不掉的笑意。,

 

雷狮走近来,眼里盛满了自己都不知晓的,那样亮的光。

 

“这是自然。”

 
                                        4 成为前后邻桌      卡安

 

“我真的不会挡到你吗卡米尔?”

安迷修有些不放心的回头再一次确认。

“果然还是换位吧?”

 

“挡不到,真的。”

卡米尔向上拉了拉围巾,把刚刚为了避免尴尬埋进书里的目光又落在前面那人身上。

 

 

因为我要看的只是你啊。

 

                                            5 上课打盹     雷安

 安迷修似乎是有些困了,头一点一点的,似乎是很费力的与睡意抗争。

 

雷狮侧头看着他,在安迷修即将又撞到自己胳膊的时候一手将他带到自己的怀里。

安迷修只是低低的呜咽一声,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一会便沉沉睡去。

 

雷狮抬手对老师做了手势。

 

给我,安静。

 

 
                                                6 传纸条       金安

 

“那个,,”

金戳戳安迷修的背。

“上课我给你的纸条你看了吗?”

 

“纸条?”

安迷修僵硬的转头。

“不是给格瑞的吗?”

 

金:“???不是等等!”

 

 

从此格瑞看金的眼神微妙起来。

 

                                             7 一起吃午饭        埃安

 

“安哥这里这里!!!”

埃米坐在位置上对安迷修招手。

 

“安哥,每天都麻烦你真是太感谢了!”

埃米帮着安迷修将餐盘放在桌子上,细心地摆上筷子。

 

“没什么的。。。。”安迷修坐下来环顾四周。“额。。。。艾比小姐呢?”

 

又是找我老姐。。。

埃米有些失落的用筷子戳了戳面前的饭菜。

“她去超市了。。。”

 

安迷修有些疑惑的看了看他,半晌才想起什么似的笑起来,用手抚上了埃米的头。

“在我心里,埃米和艾比一样都很重要啊。”

埃米垂下头红透了脸,攥紧了衣襟。

 

如果是和你在我心的的位置一样重要就好了。


                                       8 一起打扫卫生   卡安

今天是他们值日,雷狮又像往常一样早早溜了,只剩卡米尔和安迷修二人。

 

卡米尔费力的踮脚去擦高处玻璃。

还是够不到吗。。。

 

安迷修从后面用一只手撑在玻璃上,拿过了卡米尔手中的布。

“卡米尔,高处就交给我吧!!”

 

啊星星好晃眼。

 

卡米尔没有说话,从安迷修的臂弯下钻了出去。

 

。。。。。。。。。。。。

 

终于擦完了,安迷修满意的叹气,刚刚转过身就被人抓住手一把按在了墙上。

 

????!!!

安迷修惊异的抬头,撞进卡米尔的眼睛。

 

卡米尔正站在板凳上俯视着他。

 

“我也可以的,骑士先生。”

 

 

回来接卡米尔的雷狮:“不是。等等。”

                                 9 帮老师搬试卷被锁屋里        瑞安

 

“打不开。”

安迷修最后又试了试门,仍是纹丝不动。

 

格瑞静静的看着,没有说话。

 

见格瑞没有回答,安迷修无奈的笑笑,贴着他身边坐下来。

 

格瑞有些不适的皱皱眉,但是还是任由安迷修这么做了。

 

“格瑞的话总是很少啊。”安迷修突然打破了沉默。

 

格瑞侧头看看他。

 “我的温柔是很贵的。”

 

“是吗?”

安迷修低头小声的笑。

 “别人都说,我的温柔是不要钱的。。。和你比好像真的是这样。”

 

“不过呢,”安迷修回头对上了格瑞的视线,含笑的眸子在暗处闪闪发亮。

“对你们的感情,和对他们当然不一样。”

 

 

“。。。。。。格瑞?”

格瑞回过神来,匆匆扭过头去,黑暗很好的遮住了他耳边的红晕。

                                    10    受伤被送入医务室   雷安

“让一下!!”

雷狮抱着安迷修一边喊一边在走廊上奔跑。

 

“不是等等恶党!!”安迷修搂住雷狮的脖子吓得失声。“我我我没有关系的啊!!!”

 

“你个傻逼没看见流了这么多血啊!”

雷狮没管他继续跑着。

“不是。。。”

安迷修把脸埋进雷狮肩膀上。

“那你换个姿势好不好。。。?”

 

雷狮:“啊。”

 

                                       11 雨天忘了带伞    雷安

图书馆的阅览室大而宽的木纹桌子边,坐着一个身着普通白色衬衫却不能掩饰其独有阳光气质的漂亮少年,他的发色是柔和的棕色,眼睛是迷人的碧翠。安迷修修长漂亮的手指翻过诗集上光洁的书页——————

 

“如果不说话倒也人模人样的。”雷狮在一旁小声嘟囔。 

 

雨声打断了安迷修的思索,他抬起头来,阅览室里的人已经稀稀落落。

 

没有带伞。。。可是这雨却是越来越大了。

 

安迷修斜视一眼雷狮,叹口气准备冲进雨帘,却被雷狮拽住了衣角。

 

“你是傻吗,这么大的雨会感冒的!”雷狮有些生气的一把将安迷修扯回来。

 

“。。。那你呢?”

安迷修没好气的瞪着雷狮。

“我可没看到你带伞!”

 

“我当然。。。。!!”

雷狮声音低下去。

“没有。”

 

于是雷狮强行把安迷修留到卡米尔来接。

 

                                12情人节     all安(但是都没有出现)

“哇哦不错嘛~”凯莉翻着安迷修桌子上的一堆巧克力。“只会尴聊的骑士也有女孩子送巧克力?”

 

安迷修目光死状态,给凯莉指了指上面的贺卡:“他们一个个的 都说自己多的吃不完!!这就是赤裸裸的炫耀!!!”

 

 

凯莉慈爱的看着他。

“安迷修,你没人喜欢可能不只是智商的问题。”

                                       13          毕业典礼          all安

 

 

“那么,让我们今宵有酒今宵醉,尽情欢乐这一晚吧!”

安迷修举起话筒,做着毕业前最后的主持。

 

舞台的灯光打在安迷修的身上,今天他穿的是蓝色的汉服,海蓝色的明丽色调,完全衬托出了安迷修原本平时并不明显的贵族气质。雨后森林般清新的气息扑面,如同古代画卷里走出的美少年,是完全不同的安迷修,却也是那个安迷修。

 

大家静静的看着他,笑,互相举起酒杯。

 

那个夏夜是个没有忧伤只有愉悦的夏夜,大家共同的欢乐心情感染了每一个人让你知道这世上什么都不值得哭泣。

 

                                    14 在学院的某处告别          all安

 

“安迷修?”

“。。。。安迷修。”

 

安迷修迷迷糊糊的应着,发出幼猫般的呜咽。

 

“噗嗤。”

金低头看着,用手小心的戳戳他的脸颊。

“雷狮说的果然没错,安哥你的酒量真的不好啊。”

 

“成功了?”

格瑞从暗处走出来。

 

“嗯。”

 

格瑞凑近了金,俯下身端详着安迷修的睡颜。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只有你,他毫不设防了。”

 

。。。。。。

 

背后传来的冰凉触感使安迷修稍稍恢复了清明。

 

“就放这里吧。”

 

好像有人在自己面前蹲下来,安迷修努力的想要看清,却只能分辨出几道黑影。

一双手抚上了自己的侧脸,黑影靠近来,唇角传来温热的触感。

 

“喂。。。”

“等我们回来。”

 

 

远远地似有声音。

“好了,该走了。”

 

。。。。。。。

黑影站起来,退后几步。

“那么,再见。”

 

                                15    永远不会知晓的答案    all安

 

不行。。。

安迷修努力的向那几人伸出手,却只抓住一片虚无。

“别走。。。”

 

你们是谁。。。。?

                                      16      瞬时永恒        安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透进时,安迷修从梦中惊醒了。

窗外是死一般的寂静。

                                      16     毕业后见面       安

 

“你们看,我回来了吧?”

 

安迷修蹲下来,用手细细的拭去大理石上的灰尘。

 

“但你们失约了。”

 

                                         17      大概后续吧

 

又只剩我一人了啊。

 

安迷修看着自己墓碑上自己黑白的照片。

照片上的自己笑的那样灿烂,好像不知道什么是忧愁似的。

 

那是自己的灵魂与他们一同在那次与创世神的大战中死去了

 

安迷修坐下来,开了一瓶啤酒。

“如果现在再和我比酒量,我绝对不会再输了。”

“你们还在的话。”

 

 ————————————

注定只能,就此擦身。

我今生,注定不会再用喜欢你的方式去喜欢另外一个人。

 

未央般的透明记忆,未央般的友谊以上,未满恋人。

——————————————

后面是摘抄的,但是作者是谁忘了。。

 

 @皓白 白白!!!我的糖甜吗!!!我的车是不是可以不写了!








评论(33)
热度(1166)
© 蓂轩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