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轩鸭。

如果可以,能做朋友么?


叫我蓂轩就好啦
是高中狗,只会在假期出现
开学后会偶尔诈尸
所以日常有剧情没时间写【瘫】

是个话废,但是非常希望有人能和自己聊天——超喜欢评论和私信der!!!

有个美丽画绑,是我帅气言哥
@言子

镜生【预告】(all安)

all安注意ooc注意

大家好我没有填完旧坑就来开新坑乐

这一篇会出现黑安但是这一章没有【】

很久之前写的了多多包涵

看见我了吗再看第一行

————————————————————


“又是安迷修的任务?还是他一个人的?”


紫眸的男生用手指轻敲桌面,不耐烦的眯起了眼,旁边的几人同样一言不发。

 

嘉德罗斯撕开那个轻巧的牛皮纸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纸和一张船票。那张纸无非是委任书,嘉德罗斯直接拾起那张船票打量起来。

“怎样?”雷狮懒洋洋的瞟了一眼嘉德罗斯,心里盘算着如何给弟弟解释未来几天的去向。


“不算什么。”

嘉德罗斯将船票抛给雷狮,跳下椅子径直走出了学生会议室。

“无非是渣渣会感到稀奇罢了。”


又来了。

雷狮用食指和中指夹住船票,对着嘉德罗斯的背影无声的撇了撇嘴。

“对了,安迷修那傻子呢?”

 “该不会又去低年级带新生任务了吧?”

 

格瑞无言,权当是默认了。

 

该说不愧是他吗。

 


安迷修护在男孩之前,一脚踹翻一个差点逼近了的傀儡,撩开风衣后摆抽出两只大口径霰弹枪,上前几步,将黄铜色的子弹如雨般向敌人倾泻,傀儡们一个个哀嚎着后退。

 这巨大锥形弹幕一时间使傀儡无法近身,但越来越多的黑影冲上来,挥舞着着无数的惨白的爪影在夜色中逼近。


两只弹夹打光,安迷修将两把空枪掷在地上,从衣袖中抽出两手短刀。

“保护好自己。”

安迷修回头嘱咐,然后一个后蹬冲入黑影之中,在傀儡间来回高速闪动。

金只能依稀辨认出他手中翻飞的刀影————每一刀都是一触即走,在那些黑色怪物的喉管处割出浓稠的黑血。

金还没来得及赞叹,安迷修就重又回到自己面前半跪下来。周围的黑影一个个倒了下去,盲目的挥舞着利爪,全身机械的抽搐着。

“没事儿吧,还能站起来吗?”

 安迷修见面前的学弟仍是张着嘴明显还没缓过来的样子,无奈的笑笑,将手中的武器塞到他手中,伸手拍了拍金的脸。

“师兄我可能要离开一会儿,要照顾好自己哦!”


金愣愣的看着那个人,无意识的握紧了手中还带着那个人的余温的刀柄。


他笑的好好看啊,以后我也可以这么帅的吗?

金的瞳孔一缩,只见一个惨白的爪影突然出现在安迷修的颈后!

 那显然是一个有智力的傀儡,他一直隐蔽着匍匐前进,趁安迷修背对自己忽然暴起,爪尖看就要切到安迷修的脖颈——

“学长小心!”

来不及反应了,金一把将安迷修搂在怀里向前扑倒在地,冲力甚至带着他们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


但与此同时,一道冰蓝色的剑影一闪而过,傀儡被迫收手后退,不甘心的嘶吼了起来。可还没等他对地上的二人伸出魔爪,一把金色的光剑便狠狠的插进了他的后颅。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金只是紧闭着眼,伏在安迷修的身上瑟瑟发抖,浑然不知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


安迷修安抚的拍了拍金的后背,手中的异色火焰一点一点熄灭下去。那两柄光剑嗡嗡响着,瞬间消失在了夜幕里。


居然对这种小角色使用了原力。。。还好,周围的傀儡都被自己干掉了。

安迷修看着仍伏在自己身上的男孩在心底默默的叹口气,忍不住微微扬起了嘴角。

这小家伙没事就好。

                         

正当安迷修纠结着怎么让这个吓坏了的孩子放开自己时,远处的巷口突然传来了细碎的声响。他一下警觉起来,毫不犹豫地将刚刚摔落在身旁的那把匕首瞬间掷出,将金放下后手持另一把匕首出现在那人面前,刁钻的位置恰是无法闪避的角度——
可那人身形一闪,就从原地消失了。安迷修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手突然握住了自己的手腕,不知怎的突然眼前一黑一个失力,双手便轻易的被那人反剪在身后。

等到匕首咣当落地,这一系列动作便在一瞬间完成了。

 


“不行啊安迷修。”雷狮从角落里走出来不停的摇头,眼神里却满是得意。
“这什么级别的魁儡还值得你用原力了?”


“二欺一,倒也是你的作风。”

安迷修挣了挣手,只感觉身后那人力气大的出奇。

 


“精神力懈怠到这种地步了吗?”

雷狮惊诧的挑起眉毛,蹲下来直视着安迷修的眼睛。

“那刚刚是谁对你施了精神禁锢?你不好奇你那双剑为什么召不出来了?”


“。。。卡米尔?”


安迷修试探着呼唤身后那人的名字,卡米尔轻轻地嗯了一声,身后的力道随之消失。

卡米尔与帕洛斯分别从身旁两侧转过来,帕洛斯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而卡米尔只是向上拉拉围巾,满怀歉意的看着安迷修。


“卡米尔对精神力的控制这么厉害了吗?”

安迷修直起腰活动了一下发酸的手腕,笑着揉揉卡米尔的脸。

“以后肯定能超越你那个智障的大哥的!”


卡米尔任安迷修揉着又往围巾里缩了缩,目光越过安迷修向他身后看去,只见那一个“智障的大哥”似乎有些不悦的盯着自己,目光相碰的那一刻甚至向着自己眯起了眼睛。

 啊啊,难办。。。

卡米尔把目光收回,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暗光。


“喂喂,傻逼骑士,话可不能这么说。”

雷狮就像没看见自家一向乖顺的弟弟眸中的回击一般话锋一转,“明明连我的两个手下都打不过的人——”

“是你。”

 

喂喂,那也是我状态不佳好吧,你去刷一天怪,再跟这两个人对打试试?
安迷修在心里吐槽着,扭头不去看雷狮欠揍的脸,环视四周才发现少了一个人。

“额。。。佩利没跟你们一起来吗?”

 

见面前三人的脸色难看起来,安迷修无奈扶额——你们还真是一点儿都不靠谱啊。

安迷修正想好好嘲讽雷狮一番,但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一道丝毫不亚于自己双剑速度的光影吓得咽了回去,只见那个人影慌不择路一头扎进了安迷修的怀里——正是刚刚安迷修救下的的那个学弟。

 

金抬头见是刚刚那个学长,就像见到救星一样双眼放光。
“学长救命啊,有一条金毛一定要我和他打架!”

 

“金毛??”

安迷修正不知所云,佩利随即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金下意识的把安迷修搂的更紧了,八爪鱼一般贴在他身上,瑟瑟发抖的盯着那个人逼近。


“退下,佩利。”
佩利正追的兴起,却被帕洛斯拦住了。


“可是!”


佩利还想上前,雷狮摆了摆手示意他停下。

佩利见老大发话,即使是再心有不甘也只好怒气冲冲的缩到一边,默声对着那个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家伙呲牙咧嘴。

还有安迷修。。。
为什么到哪儿都有安迷修?有他在,这群人就变得莫名其妙。
每当这种时候,佩利总能感受到自己智商的卓越,甚至会像看傻逼一样看着他们。


 金也毫不示弱的向佩利吐了吐舌头,一脸得意的抱紧了安迷修。


四周的气压瞬间低了下来,本来脸色就不好看的三人更加阴沉了。

 

“你胆子挺大啊。”

雷狮上前一把把金揪了起来,迫使他看向自己。


“我才没有!”
金的心好累,因为他听不懂雷狮的一语双关。他眼泪汪汪的转头望向身后的同样没有听懂的安迷修,像只可怜的被人抛弃的小狗。


安迷修被盯得心软,一把将金抢下来护在身后,威胁的瞥了一眼不知何时逼近了一圈的四人,扯了金就要走。

 

“安迷修,上面下派了你的任务。”

卡米尔压了压帽檐,心里埋怨着大哥的鲁莽。

 

安迷修闻声一愣,呆呆的转过身来。

 

所以你们不是来找事儿的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语音输入,有错字请指正


评论(26)
热度(170)
© 蓂轩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