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轩鸭。

如果可以,能做朋友么?


叫我蓂轩就好啦
是高中狗,只会在假期出现
开学后会偶尔诈尸
所以日常有剧情没时间写【瘫】

是个话废,但是非常希望有人能和自己聊天——超喜欢评论和私信der!!!

有个美丽画绑,是我帅气言哥
@言子

all安ABO(九)【完结】

all安注意ooc注意

知道我这篇文的都退圈了吧【你还好意思说】

总档及设定

雷安结尾不适者勿入



金色的箭头越过人群迅速冲到了格瑞面前。

“喂格瑞!!抓住!!”

 

金?

格瑞猛地睁开了眼睛下意识的抓住了箭头,箭头在他的手腕上绕了几圈,一把把他拽了下来。

被金色矢量箭头完全缠绕之前,格瑞看到了地面上一脸喜悦,已经恢复原状的金。

哪怕知道我也喜欢安迷修吗。。。

 

 

箭头一退去,周围的人就围了上来。

 

“格瑞没事吧??”

安迷修凑过来急切的问着,伸手想要检查格瑞的伤势。

 

格瑞摇摇头,看见雷狮站在安迷修后面,愣了一下。

似乎是注意到了格瑞有些诧异的目光,雷狮有些不适的撇了撇嘴:“干得不错,起码没有一直躲到最后。”

 

格瑞瞳孔一缩:“。。。你知道?”

 

“这家伙成这样了你怎么会不知道。”

 

是吗我还真好猜啊。。。。

格瑞低下头,罕见的笑了笑。

 


“喂!!”

嘉德罗斯的声音人群后传出来,人们一愣,都下意识的给嘉德罗斯让开了一条路。

 

嘉德罗斯一边吐掉口中的沙子,紧紧的盯着格瑞的眼睛,扯动嘴角笑出来。

“你也会搞偷袭这种事上不了台面的事啊,格瑞。”

 

 “嘉德罗斯,明明是格瑞救了你!”

安迷修正想继续说什么,却被人伸手拦住了,格瑞上前几步走到了嘉德罗斯面前。

“对一个OMEGA动手。”

格瑞冷冷的看着他,将身后的安迷修又护紧了些。

“嘉德罗斯,你又能好到哪里去?”

 

嘉德罗斯这才严肃起来,他偷偷瞄了一眼安迷修,眼底闪过一丝不忍,但很快又被掩饰过去。

“喜欢的东西当然要自己征服过来。”

 

无视格瑞皱起的眉头,嘉德罗斯一步步走近,见格瑞没有要将安迷修松开的意思,他的脸色一点点暗下,光点在他的指尖急促的闪烁。

“把他给我,格瑞。”

 

格瑞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却被身后砰的一声巨响打断。

 “丹。。。”

埃米的目光越过格瑞的肩膀,咽了咽口水。

“丹尼尔主任?”

 

丹尼尔一手提着雷狮的帽子,一手提着金,微笑着走来的样子宛若恶魔。

 

 

安迷修躺在医务室里,一点一点喝的手中的水。这是丹尼尔老师临走前给他的,他留下来水就温柔的笑着开门出去了,然后从隔壁的教室传来了声声凄厉的惨叫。

 

听着听着安迷修就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噗呲笑出声来。

 这才他那个世界是要罚抄一百遍校规的吧?

 

。。。说起来,自己要怎么回去啊?

安迷修按按眉心。

莫名其妙的穿到这个号称为ABO的的世界里,莫名其妙的发情,莫名其妙的被当做争夺对象,躲了跑跑了躲,最后差点掀了整个学校,也就现在能够安静一会儿了————

 

“嘭!”

 门被人一脚踹开,安迷修一口水喷出来,捂着胸口呛得直咳嗽。一只手抚上来,轻轻地拍他的背。

 

“谢谢。。。”

安迷修缓过劲儿来,看了看来人。

“雷狮??!!”

 

雷狮不做声收回手,偏头看向窗外,偏长的刘海在他脸上打下黑影,看不清表情。他一手托着脸,沉默着。

 

 安迷修也收回目光,闭上了眼睛。

 还得加上莫名其妙的恶党。

 

 

“喂。”

雷狮终于开口了,安迷修小口的啜饮着热水,偏头看着雷狮。

“你不是安迷修吧。”

 

“安迷修确实很蠢,但他也不至于傻到发情期来学校。”

 

 “。。。按照套路,你应该再喷出来,呛到半死才对。”

雷狮终于不算窗外,他用手指点着床头柜,眼神有些犹疑不决。

 

 “知道不是,你还来救我啊?”

安迷修哭笑不得。

“恶党什么时候这么善良了?”

 

“回答我的问题。”雷狮停止了用手敲柜子,不悦的皱起眉头。

 

“不过被你猜出来就不惊讶了。”

安迷修不再装模作样的喝水,将水杯放到一边——笑话,雷狮在旁边,不被呛到也要防止被呛到好吧?但是安迷修还是故作镇定:

“我的确不是这个世界的,不过我是安迷修。”

 

 “也是,”

雷狮听着也笑了笑。

“这种欠揍的样子的确是安迷修没错。”

 

安迷修成功的又被雷狮呛到了,他张张嘴想反驳,雷狮却突然站起欺身压了上来。安迷修急忙用手撑起身子往后移,又被雷狮按住了。

 

“雷狮,你干什么?”挣扎一番无果后,安迷修毫不示弱的抬头强迫自己对上雷狮的眼睛。

“丹尼——”

 

 “别喊!”

雷狮伸手捂住安迷修的嘴,将头贴的更近,安迷修甚至能看到他眸中一脸惊慌的自己。

 

“我就问你一件事,”

雷狮好像是犹豫了一会,默默的收回了手。

“反正你是要回去的。”

 

雷狮突然将安迷修拥在怀里,长长的睫毛微阖,唇间吐出的温热的气息痒痒的搔着安迷修的耳侧。

 

“我说。。。”

 

“什么?”

 

雷狮猛地抬头再一次逼近了安迷修,眯着眸子扬起嘴角:

“我说,你敢再把自己弄成这样子,可别怪我不客气。”

 

拐弯抹角的。。。。

!!!!

安迷修正在心里吐槽,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愣住了。


等等。。。恶党他。。

安迷修脸色突然涨红,想说些什么舌头就像打了结一般失去了语言能力。

 

 而雷狮移开视线迅速换上了一副嫌恶的神情,支起身子想要远离安迷修————他大概也觉得这对话完全不符合他的设定。

可还未等他起身,一个人猛的拉开帘子扑了过来,安迷修只看见雷狮的脸突然放大,随即唇边传来了陌生的触感,微凉的带着阳光下烟草的味道。

 

??!!

他正与雷狮大眼瞪小眼,金的声音从身侧传来:“安哥,我们大家都回来看你来啦。。。诶?”

 

救命。

安迷修迅速推开身上发愣的雷狮,但他们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那样闹起来。他定了定神,环顾四周,分明就是自己的家。

 

他这是被波及到死掉了时间重置还是穿回去了?

安迷修动了动手脚,感到身上并没有什么o的异常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又想起什么似的捂住了嘴,浅浅的笑起来。

 

代替我回到战场的那位,辛苦了。

 

。。。还有你这家伙绝对睡了一天,还没请假吧?



————————————————

终于挖出伏笔了耶【?】

主要想要写出可爱想日之外的东西,追安迷修的时候不会针锋相对反目成仇————希望写出来了


评论(18)
热度(317)
© 蓂轩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