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轩鸭。

如果可以,能做朋友么?


叫我蓂轩就好啦
是高中狗,只会在假期出现
开学后会偶尔诈尸
所以日常有剧情没时间写【瘫】

是个话废,但是非常希望有人能和自己聊天——超喜欢评论和私信der!!!

有个美丽画绑,是我帅气言哥
@言子

【all安联文】Day.10(cp:瑞安only)

拖了很久【土下座】

虽然意外地有评论但是没有人猜中【】

all安联作博客:

 

 

安迷修关掉闹钟,也不起床,从身边的柜子上摸到那本册子,有些认命的掀到新的一页。

 

今天本来应该是休息日的,却被这破书使来唤去。。。。

安迷修叹口气。

希望今天的任务对象能够省心一点。。。

 

“格瑞。”

册子“啪”一下糊到安迷修脸上。

 

“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个机会,”安迷修瘫在床上欲哭无泪。“我一定会收回那句话。”

 

格瑞——这下不仅省事,话也省了。

格瑞和他是同学——曾经的。他后来转了校,也就这样断了联系。好像对他唯一的印象就是话很少,连他的发小爬几层楼找他他也是一脸冷冰冰的爱答不理。

 

格瑞,格瑞。。。

这么快就到他了啊。。。

 

安迷修躺在床上回了回神,揉揉被砸得生疼的鼻子坚强的爬起来。

格瑞又怎么样?

好在前几日就未雨绸缪的订好了关于格瑞的约会流程,他恶补的恋爱小说可不是白读的啊!

安迷修一边穿衣服一边无奈的惋惜自己的形象。

就算格瑞今天在心里吐槽我也无所谓了,如果让格瑞安排的话,无非就是拉着他去图书馆干瞪眼了。

一想到这里,安迷修不禁一阵恶寒。与那个冰山沉默着待一天,自己会尴成神经的吧?

 

》》》》》》

格瑞的学校正好周末自习,安迷修多方打听,总算是找到了格瑞所在的班。

他整整身上的衣服,又最后检查了一下口袋里记满台词的小纸条,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安迷修深吸了一口气,打开面前的教室门,脸上刷的绽开笑容:

“那个,请问。。。格瑞在吗?”

 

班里的同学先是一愣,然后一起看向他,没人说话但眼神里满是你谁你在搞什么,安迷修尴尬的慢慢把身体缩回门外,抬头又确认了一次班级————

没错啊,他再怎么样也不会把年级记错的?

 

正当他一脸不明所以犹豫着要不要再进门确认一下时,靠门的一个女生伸出手拉了拉他的衣角。

“你找格瑞?”

 

“啊——是的!请问他是不在吗?”见是个女孩子,安迷修的笑容愈发灿烂了。

 

“格瑞周六的时候都会请假的。。”女生又瞅了安迷修一眼,有些遗憾为什么这么帅的小哥哥笑的这么。。。智障,“”“不过去哪里就不清楚了,他跟我们交流很少的。”

 

安迷修感觉自己练了很久的标准笑容渐渐凝固,他艰难道谢后有些惆怅的退到了走廊上。

要赶快,这种事容不得他的失误了。

 

安迷修冷静了一下又赶去找了金——格瑞那个有些粗线条的发小。金看到安迷修一脸惊喜,自告奋勇的要带他去找格瑞。

 

“安哥安哥你知道吗,格瑞是在一家店里打工!”金发少年在安迷修前面一蹦一跳,“就连我也不知道他在哪!真不愧是格瑞!”

 

“。。。金。”已经绕校园三圈的安迷修感到自己的太阳穴直跳,“学业要紧,大致位置你也给我讲清楚了,剩下的交给我你先回去吧。”

 

他怎么忘了这个小家伙是个路痴的?金当初报到时可是整整迷路迟到了一个月的。

 

>>>>>>>>>>>>>>>>>>>>>>

早上的时间过得飞快,安迷修一边站在路边打电话一边抬起手腕看时间,愈发着急起来——

拜托。。。快一点,拜托!

 

同学们一个个都表示不清楚,安迷修几乎有些欲哭无泪,他已经在金说的区域转了几圈,但是还是没有找到格瑞的半点影子。可是生活就是这样,你越是觉得事情不会更糟的时候,生活又会泼你一盆冷水。

一开始只是淅沥的小雨,再小心翼翼的试探一番后越发猖狂起来,雨点砸在身上居然生疼。

安迷修象是感觉不到似的,只是愣愣的蹲了下来。

 

起来啊。。。

他知道自己应该站起来,而不是像个傻子一样蹲在角落。。但是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他还能做什么。。。一切的方法他似乎都尝试过了。

站起来啊,混蛋!

 

几个路人匆匆从面前跑过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年轻人。他们只是从自己的世界路过,也许这就是他与自己此生唯一的交集————但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都可以是其他人的全部。

 

会si。。。。

安迷修盯着腕表上的秒针,咔哒咔哒的转动声像是siwang的序曲。他不知是气愤还是惊惧的颤抖着,泛白的下唇开始渗血,口腔里满是生锈的血液的味道。

有人会si。。。就因为自己这个蠢货的一个失误si掉吗?

 

有人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安迷修浑身一抖,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似乎想要确认什么:“安迷修?”

 

!!!!!

安迷修猛地回头,见格瑞为自己撑着伞站在身后,心里先是一松,然后又狠狠地揪成一团。

 

差点失去整个世界的绝望与庆幸让他只想随便找哪个人哭上一场,但他还是忍住了。

 

安迷修低头做了个深呼吸,对面前那人扬起那被学妹认为傻得冒泡的笑来:

“好巧啊。。。格瑞。”

 

>>>>>>>>>>>>>>>>

等到把身上收拾妥当,不得不直面老同学的时候,安迷修才感到了一丝窘迫。在暴雨中缩在角落里发呆,是个人都看出自己不对劲了。

 

格瑞坐在柜台后面,盆栽挡住了安迷修的视线。这大概是安迷修第一次没能找到他的原因,原来目标一直在离起点如此近的位置,自己反而大意错过了。

不过好在格瑞也没有问什么。

 

“咖啡要吗?”格瑞突然来了一句,打破了二人之间尴尬的沉默。

 

“啊?啊。。。谢了。”安迷修稀里糊涂应了一声。

格瑞点点头不再说话,安迷修见他不再回复,就自己环顾四周找了个靠近落地窗的角落的位置坐下来。

 

尬si了啊。。。

 

>>>>>>>>>>>>>>>>>>>>>>>

正当安迷修坐立不安读秒如年的时候,一声奶声奶气的猫叫声从桌下传来,安迷修低头循声去找,只见一只灰色的小猫正蹲在自己脚边,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自己。

 

这个小城里居然还有一家猫咖啡厅吗?

安迷修心中一动,弯腰将那只并不算沉的小猫抱了起来。

 

就象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似的,大大小小的猫从各个角落里钻了出来,毫不认生的在安迷修腿间蹭来蹭去。有只胆大的甚至跃到了他的腿上,用四只小爪子在上面踩了几圈,满意地伏了下去——就象是一副赶也赶不走的样子。

 

额。。。

“这位。。猫小姐。。。?”

安迷修低下身子偏偏头一脸认真,语气里却充满无奈。

“挪个位置好吗?”

 

白猫动也不动只是抬头瞅了安迷修一眼,小眼睛里满是的“你管我啊”狡黠。

 

安迷修哭笑不得的把手里的小猫放下来,用手揉了揉腿上那只白猫的耳朵,希望她能自己跳下去,可那白猫很有经验的抬头在安迷修的手掌里蹭蹭,嗓子里发出满意的呼噜呼噜声。

 

还真是。。。

安迷修叹口气,又伸手将那只爬到他肩上作乱的猫小心的揪了下来。

拿这些小家伙没办法啊。。。

 

>>>>>>>>>>>>>>>>>

格瑞正好撞见安迷修与几只猫乱成一团,不由自主的轻咳两声,看到安迷修朝这里望过来并挥手致意,才端着咖啡走了过去。

 

‘“多谢。不过你们这里的猫真的特别粘人啊。”

安迷修显然快要应付不过来了,这快有十几只了吧?

 

 

“可能是现在顾客少的缘故。”格瑞不动声色地用脚尖将一只作势跃起的猫勾到身后,无视它不满的叫声将两杯咖啡轻轻的放到桌子上,又把其中一份推到了安迷修面前。

“他们平时不是这样的。”

 

安迷修将咖啡接过来,还没有开口,格瑞就急急地打断了他。

“两块冰糖,已经放在里面了。”

 

“?!?”

安迷修诧异的抬头,见格瑞很不自然的将头偏到一边,也不好再问什么,只好低头轻轻搅动着面前的咖啡。那只得偿所愿的白猫也静静地伏在安迷修的大腿上,眯眼打量着对面的格瑞。一时间,室内只能听到杯壁与咖啡中的冰糖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还有细微的雨敲打着玻璃落地窗上的声音——

 

唯一的交流就是沉默。

 

>>>>>>>>>>>>>>>>>>>>>>>

好静啊。

安迷修盯着眼前的杯子,象是要把它盯出两个窟窿。

 

虽然早就料到这个局面,但是亲身体验起来还是尬的不行。现在他应该这么做?拉着格瑞按原计划去逛街,在雨中奔跑感受一下精力过剩的青春吗?

有病吗【】

 

他微微抬头,用余光打量着格瑞。

面前的少年比自己记忆中的模样似乎是高了一些,不过依旧寡言,转了班也没有使他开朗一点——笑起来,相信他笑起来的话应该会是很好看的。

 

就象是察觉到了安迷修的目光,格瑞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这是格瑞的事情,”安迷修顿了顿,他所坚守的骑士道不允许他随便窥探别人的私事,“如果格瑞不想说的话我不会问的。”

可是。。。

可是还是想知道啊!为什么会是猫咖啡厅的!!

 

“你还真是一点没变。”

格瑞注意到安迷修表面镇定甚至大义凛然,但是眼睛却闪闪的盯着自己,就差写一脸“我想知道,请务必告诉我了”。

 

他在心里叹口气,在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岔开了话题。

“外面下着雨,你是为什么跑出来的?”

 

“找你。”

安迷修迎着格瑞的目光回望过去,不躲不闪。本来就是事实,他也没有说错。

 

对面本均匀的搅动咖啡的声音突然一滞,然后又急急地响起来。

“找我做什么?”

 

 

做什么?

说我要找你约会?

 

没想到格瑞突然来这么一句,安迷修慌忙在心里组织着语言。约会这种事明明在雷狮面前说的出口,在这个久别重逢的老同学面前安迷修竟然有些难于启齿。

 

正当二人又陷入沉默时,门口的几挂风铃适时的响起来,安迷修象是被保释了一般松了一口气:“你还是先去招待客人吧。”

 

见安迷修没有讲下去的意思,格瑞眼底刚刚燃起的光又一点点暗了下去。他拉开板凳,后退几步,转身离开。

 

看着格瑞消失在拐角,安迷修一直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他有些怨念的看了一眼腿上不知何时开始呼呼大睡的肥猫,一只手就将它捞了起来:

睡睡睡!就知道睡!刚刚这么尴尬的低气压你也睡得着?!

 

安迷修没好气的把猫举起来摇晃,然后一把抱在怀里,盯着那杯咖啡袅袅升起的雾气有些失神。

 

他一向话多,但今天偏偏感到有些词穷。

 

也是,当时高中时,他们两个就没怎么说过话呢。。。

 

 

那只终于安静下来不再扑腾的猫的体温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传来,困意随之袭上了神经,安迷修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天知道他最近有多累,每天被折腾的觉都睡不好——

安迷修这样想着,放弃了与睡意的抵抗,抱着那只猫歪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那就当是休息一下好了。

 

>>>>>>>>>>>>>>>>>>>>>>>>>>

格瑞送走最后一位客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转到了那个角落里。这么久都没有动静,果然还是睡着了。

桌上的两杯咖啡已经凉了,显然两方双方都没有怎么动过。格瑞在旁边站了一会儿,确定安迷修的确睡熟之后才慢慢的蹲了下来。

 

他盯着安迷修的睡颜,神色很是复杂。

 

一年前的那个下午,他也是这样,抱着一本书睡在树荫下,就连自己走过去也毫不察觉。那天的天气很好,像碎汞般的阳光在他暖棕色的发间流淌。然而当他睁开那双翠绿色碧潭般的眼睛对自己笑的时候,就连阳光也停止了流动,而都象是汇进了那双眸子里一般。

 

 

你好。

 

他的声音温柔,像他一样。

 

>>>>>>>>>>>>>>>>>>>>>>>

想起初遇的那一天,格瑞忍不住微微扬起的嘴角。

 

安迷修,安迷修。

他在心底默念着这个名字,每念一遍,那种莫名的苦涩就又在心头化开一分,那种午夜常常袭来的孤独感又一次抓住了他。

他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撩开安迷修额前的碎发抚上了他的脸,低头小声呢喃。

“为什么还要来找我?难道你不知道我一直在躲你吗?”

他看着安迷修,眼中波光闪烁,有什么淅沥落下。

 

 

看到这个家伙第一次晃过去的时候,他便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紧紧地攥住了门把手,看着那个酷似安迷修的背影从面前闪了过去。

 

是在找谁?

 

格瑞首先想到的是自己,但立刻被他否定了。

你在想什么?安迷修和你又不熟。格瑞自嘲似的扯扯嘴角,转身回到座位。

但他还是时不时的抬头看向门外——不管承不承认,他还是希望他能够出现的。

 

当他看到那个身影在雨中缓缓的蹲下去,本就瘦小的身子被雨淋透后更显单薄,格瑞只感到自己的心像被谁攥紧一般喘不过气来,等到理智回弦,自己早就抓起伞冲了出去。

 

说什么放下了。。。

格瑞咬咬牙笑,将雨伞遮在那人的头顶。

你就是喜欢他,那种不忍看见他一个人淋雨,想要冲上去抱住他告诉他我在这里的那种喜欢。

 

>>>>>>>>>>>>>>>>>>

在格瑞愣神之际,他的拇指无意间掠过安迷修的唇,他竟象是触电一般的缩回手跳起来,甚至带翻了旁边的椅子。他一连后退几步,直到一只手扶着桌子,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他低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

 

兴许是声响太大了,安迷修睫毛轻轻的颤动了几下,翻身坐了起来,怀里的猫也受到惊扰似的,不满的朝格瑞翘起了胡子。

 

“。。。怎么了吗?”

“格瑞?”

 

 

“嗯?”格瑞大梦初醒一般的应了一声,见安迷修一脸不解的望着自己,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别过脸去。

“雨看样子短时间不会停了。”

“时间太晚了,我打伞送你回家。”

 

>>>>>>>>>>>>>>>>>>>>>>>>>>>


两个男人共撑一把伞显得很别扭,但好在伞足够大。

伞面是透明的,安迷修仰头看着雨点在伞面上一一炸开,然后顺着伞骨凹陷处滑落,渗进脚下的地里。

 

“我周末在这家店做兼职。”

身旁的格瑞突然开口,声音在雨中有些模糊。仿佛隔着空间,又像隔着时间。

“原因。。。大概是因为一个人。”

 

安迷修收回目光,偏头看向格瑞。

 

“当然是很久之前的事。”

“我经常能在校外的小巷子里看见他给几只流浪猫喂食物,还像个傻子一样和猫说话——我想,也许他会喜欢的。”

 

安迷修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店里的猫有很多原本是流浪猫。是的,有很多都是我带去的。”

格瑞手撑着伞,目光透过眼前交织的雨帘,象是思索着什么似的微微眯起眼睛。

 

“只是我没想到他们还能认出你。”

格瑞突然低声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安迷修象是没听清——事实上格瑞的声音很小,更象是自言自语,

雨势很大,几乎是听不见。

 

格瑞偏头用余光看了安迷修一眼;“没什么。”

 

>>>>>>>>>>>>>>>>>>>>>>>

格瑞撑着伞一直把安迷修送到了家门口,在门前的屋檐下收了伞,雨水很快顺着伞洇湿了墙边一小块干燥的土地。

安迷修掏钥匙的时候,他就站在那边一言不发——这让安迷修心里莫名的不安。远处又是几道闪电,雷声延迟,更大的暴雨眼看就要到了。

 

“呐,格瑞。”

将钥匙插进锁孔扭动之前,安迷修终于按耐不住问了一句,并极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是在玩笑。毕竟自己浪费了一下午,下午又几乎是睡过去的,划水划得自己都有些不忍直视,还是有必要确认一下。

“我们。。。这算是约会吧?”

 

 

“什么?”

格瑞以肉眼可见的程度颤抖了一下,不可置信地——又或许是被吓到似的一动不动。

 

“我是说,约会什么的,我们这样很像。。。咖啡厅对吧??咖啡厅。。。呃。”安迷修本来想糊弄过去,却糊弄的语无伦次,他在心里狠狠地朝自己来了一个勾拳。“当然开个玩笑了——诶?!?”

 

格瑞突然上前从后面用双手轻轻地环抱住安迷修,将头埋进了他的颈间——安迷修感觉自己差点把钥匙拧断在锁孔里。

 

“先别动好吗?”

他听见身后的少年说,声音闷闷的,带着青春期男生特有的沙哑。

“听我说。”

 

“安迷修,我喜欢你。”

 

雷声轰然炸开,天地间一片通明。

“我喜欢你啊!”

象是怕被雷声遮住声音似的,格瑞几乎是在安迷修的耳旁嘶吼起来,甚至带着哭腔。

 

“我喜欢你啊,安迷修。”

“对不起。”

他这么说。

 

 

“我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但现在,现在算是了。”

安迷修感到格瑞慢慢地松开了他,在他诧异的目光中生生扯出一抹笑来。

“谢谢你,再见。”

 

又是一声惊雷,天地失色。安迷修看着格瑞面对着他踉跄着后退几步后转身跑开,半响才想起来他没有带伞。

 

这算。。。算什么啊。。

安迷修看着那把雨伞,倚着门框缓缓的滑下来。

 

门内在早晨被他随手扔在一边的书册隐隐发出红光,在黑暗的房间中甚是诡异。

下一个,会是谁呢。

 

-TBC-

那么就开始第十篇竞猜吧。本篇cp为瑞安only。

【小小福利】每篇发出时间将固定在零点整(00:00),并且每篇将以匿名形式发出,同时在发文当天的末尾(23:59)公布作者(未需要匿名作者将直接@,需要匿名作者将公布CN),猜中的第一位将特别提供点梗服务噢w(没猜中就只能很遗憾啦)

以上,希望各位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95)
  1. 蓂轩鸭。all安联作博客 转载了此文字
    拖了很久【土下座】 虽然意外地有评论但是没有人猜中【】
© 蓂轩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