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轩鸭。

如果可以,能做朋友么?


叫我蓂轩就好啦
是高中狗,只会在假期出现
开学后会偶尔诈尸
所以日常有剧情没时间写【瘫】

是个话废,但是非常希望有人能和自己聊天——超喜欢评论和私信der!!!

有个美丽画绑,是我帅气言哥
@言子

Predestined【七】

 *all杰,是校园pa,abo

*A裘B佣非典型Omega杰,all杰向洁癖慎入,

起不出沙雕名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

“伤得不是很重。”

医生站在门外堵住半个门,小声地嘱咐着。

“麻醉药效还没过,你们尽量不要打扰到他休息。”

 

“好的,麻烦你了。”

裘克环着手坐在一旁的等候椅上,眼睛的余光无意识的掠过一旁从一开始就一动不动的学弟。

看样子似乎是受了刺激吧。

不像我。

 


奈布趴在透明玻璃上往里看,眼神颇为落魄。

透过玻璃看过去其实很模糊,只能隐隐约约看到洁白的被单下隆起的人形。

杰克的黑发在一片苍白中很是显眼,此时正顺从的散开在枕上,微微陷了下去。

 

奈布蠕动嘴唇,什么话也没说。他感到喉咙像是被人扼住了一样,空气进出的时候火辣辣的疼。

他第一次觉得白色居然这么触目惊心。

 

 

“不用想这么多。”

裘克把目光收了回来,闭了眼叹气。

“他这家伙肯定又是自己作。”

 

 

“不是啊。。。”

奈布过了好久才回答,声音小得像是在自言自语。

“学长是帮我挡的刀。”

 

。。。。

裘克不再说话,走廊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裘克用手敲着座椅的扶手,脑子里一团乱麻。

为什么会正好在这时候,为什么会跑来这种地方,万一让那家伙——

 


“学长,你手机响了。”

奈布在旁边清清嗓子小声提醒他,可是还是嘶哑的不成样子。

 

裘克慌忙从怀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手忙脚乱的划开锁屏,愣了半天。

“不是我的手机。”

 

“那是学长的?”

奈布终于被转移了注意力,趴过来拿起了杰克手术前被丢在门外的血淋淋的校服外套,伸手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看,确定道。

“没错。”

“那你接我接?赶紧接这是医院。”

 


“我吧。”裘克看了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夺过了手机点了接听。“这个人不认识你。”

奈布白了裘克一眼没说话,整整衣服靠着裘克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看起来似乎是因为这个突然的电话稍稍恢复了一点。

 

“喂喂,哎我是裘克。”

“啊?不是你吗?”

“。。。等等这个人知道。等等。”

 

奈布感觉自己被身旁的裘克用手肘捅了一下,回头见裘克把手中的手机远远递给他:“你接电话。”

奈布接过来放到耳边,猝不及防的听见话筒里有一个人突然朝这边大声吼了一声,吓得他差点把手机抛了出去。

他赶紧把手机保持一定距离,然后龇牙咧嘴的拿近了捂着耳朵听。

 

“喂裘克你先等等?喂喂有人吗?”

 

“您好?有什么事可以问我。”

奈布又清清嗓子,尽力使自己的声音不那么嘶哑。

 

“小同学,杰克为什么突然出去了?你们去干什么了?”

 


“不是。。不是上级要求去给邻校送东西吗?”

奈布愣了一下,语塞道。

 

“没有啊,我们并没有下发这种通知给他。”

那边的人确认道,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我们的邻校前几日因为规划搬走了,现在是一片空楼。”

 

“您是说,那边根本没有人?”

奈布瞳孔一缩,连忙追问,

“可是学长明明看了我送的通知后。。。”

 

等等,通知?

 

“是我的通知出了问题?”

奈布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失力的倚在了椅子靠背上,喃喃道。

“可那会是什么时候。。。”

 

》》》》》》》》》》》》》


“你是说你们根本没有接到学校通知?”

“是。”

奈布回忆了一下电话内容,确定的说。

 

 

“也就是说。。。有人故意让杰克去那个学校。”

裘克瘫在椅子上,握紧了手里的手机。

 

“但是途中出了这事。。。”奈布叹口气,“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杰克被砍了一刀。。。”

班主任是当着他的面把文件袋解封给他的,从班主任手里接过文件一路上他都紧紧拿着,

如果说能把材料混进来的话。。。

 

“裘克,”

奈布挂了电话,将手机递给裘克,

“你还记不记得在学校你推门的时候我的文件撒的位置?”

 

“这TM谁能记住。。。等等?”

裘克挠了挠后脑勺,突然呆住了。

“你是说那个时候?”

 

如果事先把假文件夹在门缝里,即使奈布没有出现杰克一开门也会看到。

 

“我进门前并没有看到有夹什么,看来这个人时机抓得很准。”

裘克按按眉心,

“还偏偏是在杰克发情期。”

 


难道是他?

裘克突然想到什么,整个人突然愣在那里。

可怎么会是他?如果他真的回来。。。

自己真的要走了。

 

》》》》》》》》》》》》》》》

 

“想什么呢?喂。”

后颈突然传来冰凉的触感,裘克一侧头,猝不及防的撞进杰克的眸子里。


他们的距离如此之近,近的裘克似乎能感受到杰克微凉的呼吸。杰克的睫毛微阖,像是扑扇着翅膀的蝴蝶,在脸颊上打下一片阴影。

他一时呆住,竟也忘了躲开。

 

“学长?你这这这也太快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奈布急哄哄的扑过来,又惦念着杰克的伤势停下,伸着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站在一边。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对不起是我的错。。。”

 


杰克看着奈布,估计是药效还没过半睁着眼睛,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对不起。。。”

奈布乖乖的走近,低着头道歉。

 

杰克轻轻地拍了拍奈布的肩膀,然后温柔的环抱住了他。

奈布一时失语,世界突然归于无声,他只听到杰克将头埋在他的颈后,呼出的热气扫过他的耳廓,撩的他不知为何竟有些心神不宁。


他听到杰克轻笑一声,用那一贯温柔的嗓音在他耳边说:

“没关系,谢谢啦。”



———————————————————

咕使我快乐。


单机渴望评论155551

评论(14)
热度(251)
© 蓂轩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