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轩鸭。

如果可以,能做朋友么?


叫我蓂轩就好啦
是高中狗,只会在假期出现
开学后会偶尔诈尸
所以日常有剧情没时间写【瘫】

是个话废,但是非常希望有人能和自己聊天——超喜欢评论和私信der!!!

有个美丽画绑,是我帅气言哥
@言子

Predestined【八】

 *all杰,是校园pa,abo

*A裘B佣非典型Omega杰,all杰向洁癖慎入,

起不出沙雕名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


“不留院观察几天吗?”

奈布在办手续的二人旁边站了一会,有些担心的提议。

“毕竟你刚刚动过手术啊哥?”

 

“不用了,我没什么事。”杰克从窗口里把证件取出来,招招手示意有些发愣的奈布跟上,“东西刚刚丢在路上,估计是找不回来了。我得先回学校解释办一下手续。”

 

靠您也太敬业了啊?!

奈布目瞪狗呆刚想说什么,却被裘克的话抢在了前头。

 

“你,回家。”

难得认真的语气,裘克在身后突然拽住了杰克的胳膊,居然不是平时里已经习惯了的毫不客气的态度。奈布一时恍惚,甚至听出了明明不可能的一丝恳求的意味。

 

“先回家,”

裘克盯着杰克的眼睛,不躲不闪,一字一句咬的清楚。

“学校那边大不了我来。”

 

“。。。”

 


“我告诉你,你可别自作多情!”

 “别忘了今天轮到你做饭!我只是怕你被学校那群老头扣住了没人来伺候老子好吧?!”见兴许是被吓到了的二人半晌没回话雕塑一样保持着刚刚的姿势,裘克愣了一会一把甩掉杰克的胳膊,很欠揍的又补了一句。

 

“你做的饭又不能吃。”

杰克心知裘克是在掩饰尴尬,但还是很不客气的戳穿了他。

“饭一直是我做的好吗。”

 

“你——”

 

 

“既然这样就麻烦裘克同学了。”

见裘克又要跳脚,杰克转过身去打着哈哈敷衍,嘴角不易察觉的弧度一闪而过。

好歹也是相处了这么多年,裘克的脾性他算是摸了个一清二楚——

 

毕竟这么多年了啊。

 

杰克皱了皱眉,心底一瞬间的空落感让他很是在意。

 

是错觉吗?

杰克摇摇脑袋,手术的后遗症此时还或多或少的在影响着他的感官。他抬头看向一边,见那个学弟正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

 

“学长。。。”

奈布努力的消化着刚刚几句话的信息量,吞咽下口水,艰难的问,

“你们是同居了吗?”

 

》》》》》》》》》》》》》》》

 

从医院回来已经过去一周,虽然向学校说明了情况,但是由于丢了贵重设备,杰克被领导叫去谈话后好像还被留校观察——

也有可能是被哪个家伙给限足了。

 

奈布狠狠的咬碎了口中的棒棒糖。

 

虽然杰克给他解释了他们只是同居什么都没有,但是奈布怎么想怎么不对劲。一个A一个O没事同什么居,那也太危险了吧?

不知不觉忘掉杰克BUG的奈布愤愤的想着,毫不自觉地摧残着嘴里的棒棒糖棍。

 

 

一个星期有七天,七天有7×24=168个小时,168个小时有7x24x60x60=604800秒。。。。

 

自己已经有604800秒没见到小美人了啊。。。

终于熬到下课,奈布往后桌一躺,瘫了个四脚朝天。

 

正当奈布要将计算精确到毫秒时,同桌的玛尔塔毫不留情的将他扬起的椅子一脚踹翻了。

而后桌的损友克利切很合时宜的狂笑起来。

 

“靠,你搞什么啊?”

奈布翻身坐在地上,一脸的无辜委屈,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叫几个人带克利切去撞树干,

“我好像没惹你吧大姐?”

 

 

“你他妈的念叨了一节课的杰克学长你知道吗!”

玛尔塔扶着脑袋一脸我服你了的样子,指了指奈布本子上的涂鸦。

“你再看看你的本子上都是什么?”

 

 

奈布一脸懵的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见自己的本子上满满的竟都是杰克的名字,大的小的正楷小篆,是他会的所有字体;每一笔都写的用心,像是要把心意也刻进纸张里。

 

什么时候。。。


 

“不行!!这门婚事我第一个不同意!” 

克利切的同桌艾玛愤愤地敲着奈布的脑袋。


“我可不记得你有练字的习惯啊。”

克利切凑近了看,一脸我都懂的砸吧砸吧嘴。

 

“你是痴汉吗?”

艾米丽很精辟的直入重点。


“根据校规来说,你这个年纪是不能恋爱的奈布。”

弗莱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像往常一样推了推他的眼镜正色道————


然后被地上的奈布顺势踢了一脚。

 “不至于吧你们,看什么看!”

奈布一把将本子抢到怀里,挥手试图让不知何时凑过来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众人赶走,


“怎么不至于!!”

玛尔塔一翻白眼,几步走到奈布位置上戏精附体。



“杰克,杰克。”

玛尔塔声音沉下来,一笔一笔的在纸上划着弧线优美的花体,每写几笔就用手托腮端详一阵,嘴角温柔的的勾起来。

 


空气一时陷入寂静,奈布坐在地上,甚至在研究地上的哪个缝能把自己塞进去。


“奈布你。。”

艾玛看了一会,呆呆的说。


“果然是痴汉吧。”

 


————————————————

?!?我发现除了杰克奈布裘克我根本不知道其他人的名字?!


一位空军从飞机上跳伞而下踹翻了佣兵的椅子,旁边的种花的园丁突然暴起狂敲佣兵的头。

评论(22)
热度(220)
© 蓂轩鸭。 | Powered by LOFTER